返回首页

新闻

评论

文化

人物

组织

更多

RSS订阅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时评

滴滴和ofo预测,未来人们不会拥有汽车和自行车

2017-03-27 11:26:16    腾讯财经

   3月26日,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进入第四天。今年论坛的主题是“全面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未来”。上午十点,主题为“分享经济:谁来定义?”的分论坛召开。什么是分享经济?符合哪些条件才算分享经济?谁来定义?分享经济未来“路在何方”?腾讯财经全程视频并文字直播。

 
  同样是做共享出行,滴滴和ofo一个用共享汽车节约了人们长途出行的成本,一个用共享单车解决了人们短程交通的不便。两位公司的领导者表达了各自公司的商业想法和目的。
 
  ofo共享单车创始人兼 CEO 戴威解释了为什么城市单车都失败了而共享单车却取得了成功。他表示共享单车是标准化提供的,成本相对低,能为大家节约时间。ofo坚持不生产车,只连接车。他预测,到2020年没有人会再拥有一辆自行车,只有使用。
 
  滴滴首席发展官李建华也认为,以后不但人们不会拥有自行车,或许也会不再拥有汽车。他提出“轻资产”概念,表示开车是很辛苦的事情,拥有一辆车是比用滴滴更昂贵的事情。共享汽车会给城市建立一种新的文明,而且可以帮助积累人们的出行数据,更有利于今后的城市规划。
 
  以下为论坛实录:
 
  主持人纪中展:之前我们都感谢送外卖的,因为可以让我们在家里、办公室里很愉快地吃饭,确实改变了效率,改变了我们吃饭的方式,但现在我特别感谢ofo,它让我又走出去了,终于又可以有勇气出去吃饭了。过去3公里左右的地方基本上不想去,因为要走,现在有它了,就可以骑自行车花0.5元、1元钱就出去了。戴总刚才听了几位点评之后,您会怎么想这件事情?过去那么多做城市公共交通的单车出现了,为什么您做这么一件事又做成了。还有如果这件事情做不成,你会用我又做了一份公益事业来自嘲自己吗?
 
  戴威:首先,我觉得出行这个行业相对衣、食、住、行、用、旅游其他行业相比,最大的特点是比较标准化的,不敢是自行车还是汽车的市内出行,它的属性相对来说是我能够顺利地到达,这很重要。刚才万里总讲的,是从无到有的一个改变,这是我觉得我们为什么能够比较快地出来,因为这个车是标准化提供的。
 
  第二,想讲一点我自己的想法。在美国,我看了一个人写的一篇文章,说基本上互联网的创业未来是两个大的方向:第一是帮用户去消费时间、浪费时间,比如社交网络、视频等,第二是帮大家节约时间。我觉得不管是自行车也好,滴滴也好,我们其实是能够帮助大家节约时间,下楼有辆车,骑着就走了,原来走路要半个小时,现在骑车几分钟,原来等车,时间不确定,现在打个滴滴,马上就到了,这是帮助大家节约时间的过程。比如吃饭,一般的饭和美味的饭是从有到优的一个纠结的话,另外一个角度,如果以后有一个外卖平台,叫一个饭,5分钟就内送到,那我天天点。现在外卖平台要30-40分钟才等,这样大家就不想等了,觉得时间有点长。如果10分钟饭就到了,我觉得也是具备瞬间爆发力的,因为能帮大家节约很多时间、消除很多不确定性。
 
  我觉得共享单车这个事情不是公益的,有一定的公益属性。
 
  主持人纪中展:这个事情肯定不会发生,假如ofo失败了,你会怎么自嘲?
 
  戴威:ofo已经死过一次了,因为2014年我们做开始做的是ofo骑游,跟陈总的旅游有点相关,我们组织大家环海南岛、台湾岛的骑行,是比较定制化、比较低频的场景,我们做了九个月时间,非常努力,但最后帐上没有钱,我们当时想怎么办?依然对自行车这个事情有执着,觉得这是我们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非常热爱它,我们后来想就从它的更高级的属性降下来,降到最基本的属性出行来做,抱着一种最后一搏的心态做共享单车这个方向。
 
  2015年上半年资本市场非常好,二级市场也特别热,一级市场也特别热的时候,我们一分钱都没有拿到,非常沮丧,反而是在一个相对冷的环境里发展起来的。
 
  主持人纪中展:当时为什么那么难吗?原因是没有做蚂蜂窝的供应商。
 
  戴威:所以现在团队的心态还比较好,如果这次再失败了,我觉得对团队来说还是要嘉定地在自行车这个方向上去探索,因为全球有50亿人,70%的人会骑自行车,这是一个巨大的用户群体,而且全球几亿辆,甚至10亿辆自行车都是没有被互联网化的,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机会,不是共享单车也一定会有跟单车有关的互联网的机会,我们依然会坚持去做,我们绝对不会放弃的。
 
  主持人纪中展:ofo有很大的外部性,您做单车,可能很愉快地活着,很多生产单车的就很郁闷地逐渐在消减市场份额,因为大家都骑ofo了,买单车就是发烧友的消费行为,怎么看待这个事情?您从消费端、用户端逐渐去解构整个原来自行车行业,怎么看这种外部性?或者会不会ofo最后变成了既生产又运营的一个最大的机构?
 
  戴威:那不会,我们一直坚持不生产车,只连接车。今年是自行车诞生200周年,这个行业里有非常多不同的品牌,不同的设计理念,车有不同的特点,我们希望这样的车都能连接在ofo的平台上,所以我们不会生产车。
 
  三年的时间,到2020年,自行车会成为全世界第一个不再有人去购买的商品了,变成只使用。可能就是三年的时间。我们变成了现在自行车工厂最大的购买方。我们是这样的一种合作关系,也不一定会减少这个量,可能购买关系变成了原来是车厂生产出来,一层一层经销商卖给用户,现在直接连接到ofo平台上,他来直接把车放到路上来运营,然后我们有这样一个平台上的合作,这都是有可能的。
 
  主持人纪中展:滴滴的李总,您去年也来博鳌论坛了,今年又来,请您回答几个问题,第一,怎么评价这一年来共享经济这件事情?第二,滴滴是非常受争议,也是非常受大家瞩目的,今天的滴滴和过去有什么不一样?第三,您能不能给ofo一点建议?滴滴会不会之后也做自行车?第四,滴滴今后会不会在无人驾驶领域非常兴盛以后,出现滴滴牌汽车,就一种汽车。
 
  李建华:滴滴做成一种规模,我们始终想怎么为用户创造更多的价值,因为这样才能支持我们的持续发展。我们目前是给大家解决了打车难的问题,基本上是解决了打车贵的问题一定程度也解决了。下一步想通过我们这个平台来培养中国城市的人一种生活新的文明。什么意思?即如果能提供一种很稳定的服务,多就可以不需要再去买车了,你的生活可以轻资产。以前人们说滴滴是一个轻资产的公司,现在我们也想让我们的用户也有一种轻资产的生活方式,就是不需要拥有一辆汽车,不需要每个家庭买好几辆汽车,把这个小区堵住,出门都出不去。滴滴来为你服务,就像每个月付手机费用一样,你付给滴滴,出租车用多少、专车用多少、代驾用多少、顺风车用多少,不用再去买车,也不用买那么多停车位了,开车是很辛苦的事情,拥有一辆车是比用滴滴更昂贵的事情,而且用滴滴还感觉非常方便,几分钟就在楼下等着你,你也不用管停车。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就在中国培养了一种新的生活的文明,就是不占有那么多资源,不给这个城市增加很多的负担,但是我也想做到同样标准的服务和生活。这是一个多方其美的事情,只要滴滴提供非常稳定的服务。我们也对外宣布过,我们要做汽车的运营商,引导中国这个产业的革命、变革。因为我们现在有规模化的消费,以前每一个人的出行是自己开车就走了,没有数据,现在通过滴滴的平台来出行,就知道每天从中关村到西单,7点钟到9点钟有多少人去那个地方,我可能提前规划、提前布局,让消费也是可以规划的,能够减少道路资源的使用,同时达到出行的目的。实际上市场经济到了后面慢慢回到有规划的经济,使得整个城市的管理达到新的水平,我们要做智慧交通,利用这些数据取之于民,再怎么样服务于这个城市。
 
  主持人纪中展:会不会做单车?滴滴出行里有包括单车。
 
  李建华:我们投资了ofo,我们是合作方,所以滴滴的使命是让出行更美好,我们做得很多事情都是跟出行有关的,大部分跟出行无关的事情我们现在没有涉足。
 
  主持人纪中展:怎么给戴总一点建议呢?希望他在滴滴的经验下走得更快、更好、更稳。
 
  李建华:戴总看上去就特别像滴滴的陈威(音)总,长相都非常像,有些方面性格也挺像的。有时候坐车时看到满大街都是ofo的车,我觉得非常高兴,比如你带着你的孩子一起去骑车,比带着你孩子叫一个专车,应该说是一件更好的事情。为什么?锻炼了身体,节省了资源,这些都是美好的东西,所以我非常支持共享单车这个事情,而且一定程度上确实解决了拥堵,从我们单量上看,在北京短途的订单,2公里、3公里,因为着急,下了地铁两三公里只有打车,现在可以不打车了,可以骑ofo的单车,这样也缓解了城市拥堵,尤其是高峰期。所以非常有意义,从很多方面,ofo都应该是各方面都要支持的。
 
  主持人纪中展:刚才台上六位嘉宾充分地把自己做的事情和自己对这个行业的理解做了讲解。接下来我们进行一个快问快答。
 
  第一个问题,整个共享经济发展快,监管来不及,我们怎么和我们的监管部门去多做一些交流、多做一些沟通,然后我们也期待监管部门用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我们,用什么样的方法来面对我们?
 
  第二个问题,我们怎么解决信任的问题?
 
  陈驰:监管思路变化很多,监管方对平台经济有非常深入的了解,他们一个出发点认为平台对监管的要求、对安全的要求、对商业的要求可能比原有所谓自上而下的监管还要严苛。现在从监管者角度不会担心平台会不在乎自己的声誉。现在整体思路是监管方希望未来是监管平台,平台做好自己的规范。我们现在主要的责任是去比一般监管更深入想我们怎么把体验做得更好,安全做得更加规范。这个问题不会特别大,但是外部性问题政府是比较关心的,特别是负面的外部性。
 
  关于信任问题,一个是平台自己内部信任问题,现在整个信用系统发展到什么程度,要找一些创新的办法利用起来,第二还是要期待整个社会整个信用体系的发展,一是表现政府行为,实名制和整个信用体系的路线持续往前推,二是很多互联网企业都把信用数据利用到自己的应用里面,这样市场的教育和信用本身的推动会很快,我对这件事情是乐观的。
 
  陈罡:对于做共享经济的一些公司和企业来讲,信任天然不是问题,或者信任对这样了经济体来讲,天然是非常小的问题,因为做共享经济的公司天然依托于互联网的平台,就是信息的流动、传播和反馈非常快,比如在蚂蜂窝上如果预定体验好,一定会给出很好的评论,包括在蚂蜂窝的评论里,60%的照片会有自己家人和本人的亲自出镜,这样的信息更加真实可信和可靠。同样,如果你的服务做得不好,用户给你差评,要想在蚂蜂窝平台里面获得更高质量、更多利润的订单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我觉得共享经济完全不用担心信用体系的问题。
 
  关于政府监管,今天我们所提到出行、住宿各方面新兴的模式。对于新兴模式,政府和企业间的沟通应该是让企业更大胆地去创新,然后政府做引导。不仅是在互联网企业,其实今天的全球化,包括中国的崛起,很大程度上享受了全球自由贸易,但是在享受全球自由贸易红利的过程里,其实有一个非常小的点,就是我们的物流。以前的物流可能运输公司也好、发货方也好,包裹尺寸、规格都不同,不同尺寸的规格、包装,要船舶、桥梁、隧道、火车、汽车来传播,如果没有标准化,是很难达成很高效的。但是这样一个标准化难道通过简单政府的规定和监督就能完成吗?一定不是,事实证明无论是托盘的规格也好,还是集装箱 的规格也好,都是由企业承担更多的责任,然后踊跃创新,逐步磨合出行业的标准,其实政府给以最好的引导,才是最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的。所以针对共享经济,无论是旅游、住宿还是出行,新兴的这些企业家和新兴的企业会本着资源、效率最大化和最高效的方式,并且所有的经营都是在利用互联网这些更加高效、透明和客观的

责任编辑:bj003

上一篇:食品安全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下一篇:如何让网络慈善走得更好?

热门图文
新闻排行榜
百度广告赞助
好搜广告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