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新闻

评论

文化

人物

组织

更多

RSS订阅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公益文化

红楼解味之秦可卿

2018-10-29 10:12:33    慈善公益报

      《红楼梦》自问世以来,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特别是一些谜一样的问题引起了无数人遐想。

       有说这是一部政治小说,有说书中本是在吊明之亡揭清之失。在本事之上加以数层障幕。书中红字多影朱字,朱者,明也,汉也。或以情影清,以风月影明清,亦未可知也。    

 

       胡适:曹家之事。乾隆:明珠家事。张爱玲:就是一部小说。众说纷纭。正如鲁迅说的“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这种局面可能作者早有预见吧?不然为何著书之时就慨叹“谁解其中味?”
      笔者认为要解出真正符合作者意图的味道,必须首先搞清如下几个问题:
      作者著此书的意图;
      作者写作方法和特点;
      怎样把作者“真事隐”的“真”给找出来。
      一、先说一下笔者理解的作者意图。
      其实作者意图一直跃然纸间。最明显的有两处,一处是脂批的“雪芹于悼红轩披阅十载,删改五次……”。注意:悼红——悼朱?又一处是书中一号人物贾宝玉,他住哪儿了?怡红院。怡红——忆红?等等,还有其他印记就不一一列述了。
       吊明看来问题不大了,那么是否怼清呢?笔者想应该是肯定的。不然,作者不需要把真事隐去,且作者及评语人也不需要把自己遮掩得一丝不漏。
      就看两个评书人吧。一个脂砚斋,一个畸笏叟。这么活跃的两个评书人究竟何许人,竟然没人能搞清楚。
      先说脂砚斋:即自称石头上见到文字而已。
      再说畸笏叟:畸变的上书笏板——有话没法到大雅之堂去说。
      作者和评者隐得如此之深……,让人感觉作者有太多很想说但又很不敢说的话。   
      二、作者的写作方法。
      早有人说了:草蛇灰线,伏笔千里。就是作者把真正意图隐在文字和情节之下,让你自己去解读出来。作者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先把人物事件结果写出来,然后再述过程。
      三、怎样才能品出作者真正所隐之味?那就要解决会读的问题了。怎样读呢?戚序本五十四回回后批中已经教笔者们了。
      1.“不善读者,徒赞其如何演戏……”。也就是只看到事情表面。
      2.“少解读者赞其座次有伦……”。表象之上又多了一层思考。
      3.“会读者须另具卓识……,将普天下不近情之奇文,不近情之妙作,一齐抹倒……”。即透过现象,抹去不近情理的迷雾,看到事情的本质。    
      下面就按照这个读书法,来解一下秦可卿之谜吧。
      首先要找出关于秦可卿的相关人和事的“不近理之奇文,不近情之妙作”等“误谬”,也就是有明显不合情理,说不通,解释不了的事情种种。
      先说秦可卿的身世。
      第八回,“他父秦业,现任营缮郎,……便向养生堂抱了一个儿子并女儿。……(女)长大时……,因素与贾家有瓜葛,故结了亲,许与贾蓉为妻”。
      这里就有问题了。贾家应该知道秦可卿是抱养的,因为“素与贾家有些瓜葛”嘛。而一个名门望族能娶一个不明来路的媳妇吗?有人说(秦氏)是皇室后代(所谓偷养),若真如此,又谁敢有后来隆重的葬礼,更谁敢“花簇簇官去官来”呢?
      总的来说,望门大族的贾家娶一个从养生堂抱来的女子作媳妇是坚决说不通的。
      第二,作者披阅十载,删改五次,竟然没能(按照批者意见)将“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给抹干净,且赤裸裸的判词和图画也未改动,反而通过批语大肆提示这件事,如十三回回后批曰“通回将可卿如何死故隐去,是大发慈悲心也,叹叹!”,又“因命芹溪删去”,更堂而皇之曰“作者用史笔也。”,注意是“史”(什么史?),不是“实”。以上乱象岂不是“不近情之妙作吗?”。再者,“可卿”是警幻里的称谓,怎么用到现实里来了?现实里只称“秦氏”“可儿”,从未用过“可卿”一名。这难道不是在提醒笔者们这里边有玄机吗?
      第三,秦可卿死时,贾珍何以“哭得泪人一般”?有人说可能因“淫情”。其实若真有其事,常理当大加掩饰才是,不大可能昭然于天下。因此,贾珍的表现说不通。
      第四,秦可卿死时,贾宝玉的表现。第十三回,“(贾宝玉)如今梦中听说秦氏死了,连忙翻身起来,只觉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喷出一口血来”。一个打个喷嚏都会令全家手忙脚乱的宝贝公子,喷出一口血来了,大家还怎么那么淡定?令人不解。
      第五,秦可卿葬礼规格之高,来宾之显贵等等完全不合正常礼数。这不应该是一个讲规矩的大家族所为。
      第六,贾母的表现。第五回:“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可在秦可卿去世时不见了贾母踪影。
      第七,还有尤氏,贾蓉的表现,两个丫鬟宝珠瑞珠的表现,都很令人费解。
      第八,为提高葬礼规格,贾珍为贾蓉现捐了个五品“御前侍卫龙禁尉”。一是没这个官职,二是侍卫之职不能捐。
      如上“误谬”种种,该怎样把这些“误谬”“一齐抹倒”看到故事后的真相呢?
      现在再回到书中第五回。警幻道:“……再将吾妹一人,乳名兼美,字可卿……”。这不就豁然开朗了吗?秦可卿乃幻化出来的人物(壳儿)。其乳名“兼美”,是否意味着其身上兼有着多重的象征含义呢?
      书中已交代了秦可卿兼有了黛玉宝钗之美。但依照作者的一贯写法(草蛇灰线),似应该还兼备着其他一些象征含义的东西吧!
      下面按照这一设想,依照批者提示的读书方法,笔者们再品味一下书中的内容。
      还是第五回。“入秦氏房中,宝玉看到了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武则天的宝镜,飞燕的金盘,安禄山的木瓜,寿昌公主的榻,同昌公主的连珠帐……”。好家伙,这些描述让人不由得“由色生情,由情入色”,也不由得不立即联想到作者想删掉却没删利索的“淫丧天香楼”一段话来。但前文已推断出可卿乃幻化出来的人物,自然和“淫”是没关系了。难道在色与情、云和雨背后还隐含着什么东西么?其实再细一想,上面室中既令人眼花缭乱又令人想入非非的陈设多是皇家的。那就定下睛来,走出是非,冷静下来。这时,“皇家”二字便立即跃入眼帘闪进脑海!难道作者是在暗示笔者们要说点“皇家”的什么事(其实如不涉及皇家特别是当朝的皇家,作者又何必这么大费周折呢)?
      写到这里,笔者突然感觉第五回里秦可卿判词那幅画有解了。那幅画是:“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尽”。高楼大厦是否代表着江山社稷?如果是(目前没更好的解释),那悬梁者很容易让人想到“崇祯”皇帝。有人说,吊者不是美人吗?对,笔者想说的是想到“崇祯”,但不是具体指“崇祯”。想来其只是一种象征符号,代表着逝去的朱明王朝吧。好了,那朱明逝去后,高楼大厦(江山社稷)在哪呢?金清的了!——这才是真正的批语人提醒的“史”吧!!!——此时,很容易联想到第一回里《好了歌》的解里最后一句话来“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到此,又自然想到一个名:兼美!解到这里,这幅画也该解开了吧。这幅画是在说逝去的朱明和现世的金清。也就是说,作者使可卿(兼美)身上兼有了明清两朝的情愫。
      解读到此,很多事情就好解决了。
      作者赋予秦氏三人名字的含义。
      父,秦业——清也,批语点了个“孽”字,作者用意已昭然若揭了。
      子,秦钟——清终
      女,秦可卿——清可倾
      小名,可儿——壳儿
      根据秦钟在其姐丧葬其间表现(在馒头庵和智能儿所为),联想秦氏停灵处的地点——铁槛(关禽兽的笼子)寺,作者可能还赋予秦姓以禽意吧。
      大家要问了,那个盛大的葬礼又怎样解读呢?
      看(十三回):更有两面朱红销金大字牌位,上书防护内庭紫金道御前侍卫龙禁尉!以上文字请注意两处,一处“朱红销金”,一处“龙禁尉”——仅为龙,即仅为龙设置的场面。
      各位,作者的意图是不是越来越清楚了?
      其实这是作者在批者的配合下,安排了一场盛大葬礼,用于悼念(朱红)逝去的朱明,提前葬掉(销金)现世的金清!!!
      若果如此,那还真的要“甄士隐(真事隐)”了!
      好,既然是王朝的葬礼,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贾珍(假朕)“哭得泪人一般”了。宝玉(权且说是带玉玺的人)不忍哇的一声,直喷出一口血来。
     这尤氏(有事),贾蓉(假装宽容)的表现也好理解了。
      至于两个丫鬟,宝珠瑞珠——大家可能更多关注其所为(一个自认义女守灵,一个触柱而亡)并为之“可罕称叹”。可在“可罕称叹”之余是否注意到这个珠(王朱)字呢?
      总之,作者故意通过捏造“淫丧天香楼”一说,在批者配合下,又使其事若隐若现,半遮半掩,给人以欲罢不能、欲言还休的感觉。其实这完全是瞒天过海,掩人耳目的手段,其目的是不露痕迹的掩隐其不可告人的真实意图。这应该就是所谓的“草蛇灰线”吧!作者和批者又用五十四回回后批的方法让读者来解读第五回至十三回秦可卿的故事,这应该就是“伏笔千里”吧。作者通过给金清王朝办葬礼,即表达了对其诅咒之意,也预示了其必然的命运。这应该就是“先写结果,再述过程”吧。
      总的来说,在作者的设计上,秦氏即代表了现实里的“可儿,媳妇”,又兼具着警幻里的“可卿,妹妹”。即兼具了林薛之美,又兼负着明清之重。在她的出场之后,才真正开始“开辟鸿蒙,谁为情种……”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在揭开《红楼梦》大幕、完成祭奠朱明、葬送金清任务之后,作者便很快安排秦家三人“入冢”去了……
      本人才疏学浅,没敢妄想着去研究《红楼梦》。更没去索引和考证(笔者真的不会),看到网上对秦可卿评论较多,就怀着好奇心翻书认真看了几遍。谁知脑子里出现了如上一些荒唐想法,就写下来了。如果这段文字能在大家“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舒缓一下心情,那本人就很欣慰了!(碧圆粒 贾金名
 
999.jpg
 
888.jpg
 书法作者:王有权
 
 
 
 
 
 
 

责任编辑:csgyb2

上一篇:“禧福祥”举行 首届吟酒诗词书法作品展
下一篇:纪录片《慈善的力量》即将开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