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新闻

评论

文化

人物

组织

更多

RSS订阅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佛教与慈善 > 名人佛缘

瞿秋白的佛缘

时间2015-11-13 13:48:17   来源: 

 


 

   20131025103603_e5sg.jpg

  瞿秋白在接受马克思主义人生观之前,佛教精神便已渗透到他的人生哲学、日常生活和文艺创作之中。他相当谙熟地在自己的作品中运用佛教用语和佛典警句,并化为具有美学意义的象征图景,与清秀灵异的山水景物融合在一起描写,使作品达到了既含蓄隽永,又神韵超然,可以说佛门的思想意识对于瞿秋白早期的文学作品,无论是内容还是风格,影响都是极深沉的。

 

  研究瞿秋白青年时代的哲学思想,便可发现他的思想成因,特别是他那初露锋芒的两部文学作品《饿乡纪程》和《赤都心史》,都与佛学的因缘很深。

 

  1920年12月1日,他在哈尔滨将要出国之时,就发出了“蒙昧也人生”的感叹,流露出佛学思想意识:“露消露凝,人生奇秘。却不见溪流无尽藏意。”佛教自觉觉他的思想给他以启迪,从而决意“自解解人也”,决意“澈悟,澈悟,饿乡去也”。他要在无涯的“饿乡”探讨人生的价值,追求众生平等的真谛。(《瞿秋白文集》第1卷第6——7页)

 

  瞿秋白在山东告别父亲,在北京告别堂兄纯哥之后,回想自己的身世,面对“惨酷的社会”,他曾提到:“我这次‘去国’的意义,差不多同‘出世’一样。”这说明,佛学已导致他产生出如此的“内的要求”,“我决然忍心舍弃老父及兄弟姊妹亲友而西去了”。

 

  瞿秋白“因研究佛学试解人生问题,而有就菩萨行而为佛教人间化的心愿”,并“努力于‘出世间’的功德,做以文化救中国的功夫”。

 

  此时,21岁的瞿秋白,就以虔诚的佛教徒的姿态,坦然地向人们宣告:“菩萨行的人生观,无常的社会观渐渐指给我一条光明的路。”

 

  在《饿乡纪程》中,瞿秋白首先流露出:“‘生命大流’的段落,不能见的,如其能见,只有世间生死的妄执。”1920年10月18日,瞿秋白在《饿乡纪程》中的《去国答<人道>》这首诗中,开头写的是:“来去无牵挂,来去无牵挂!”在《赤都心史》的自《序》中,他率先阐述了“镜面钟声”说。

 

  1921年2月16日,他在莫斯科翻译高尔基的短诗《市侩颂》,就是以“阿弥陀佛”为题,又以“阿弥陀佛”结尾。这些,都充分体现出,早期的瞿秋白,对人生、社会、人际关系,以至无穷的宇宙,是以佛学的观点、视角,来表明自己的心境和看法。他早期许多带有佛门色彩的文学作品,就像旷野的山花溪流,纯朴自然而又内力喷涌,读后有一种悟性的启迪和艺术的享受。(同上第11页)

 

  1920年10月,瞿秋白踏上万里征途时说,“入饿乡”,是为“担一份中国再生思想发展的责任”,所以,便要“以整顿思想方法入手,真诚地去‘人我见’以至于‘法我见’”。这里,瞿秋白几乎是以佛门信徒的身份发出他出征时的宣言和誓词。

责任编辑:ts001

上一篇:范仲淹的一生佛缘
下一篇:启功先生的佛缘与境界